kakiirio

拥有一千万个名字的旅人
心只有一颗
愿你自由,能热爱,能被爱

【归档】11.20母鸡十周年,遥远生日贺文

11.20,十周年嗨皮,生日快乐!


人是活在这世上的人

遥远是鸡总的遥远

祝福是我的祝福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又一年冬天来了。

    对于广东来说,十一月和八九月基本没差,街上穿短袖短裤的人大有人在,气温只是下降了一点点,从蒸笼变成了吹着暖风的烘干机。

    不过冬天对于遥远来说还是特别的,因为只要冬天到了,自己的生日也不远了。

    遥远俯身,抱起一箱五颜六色的衣服,塞进后尾箱里,车载广播台的声音传来,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十二点整,踩着报时结束的音乐,不远处电梯到了,谭睿康提着两个旅行箱出现在电梯门口,远远地就喊了一声:“小远!”

    遥远很不耐烦,翻了个白眼:“快点,饿死了。”

今年是遥远的第三十五个生日,国内经济形势不是特别好,实业不好做,又接近年末,到处都在准备年度总结,赵国刚因为中美贸易战焦头烂额顾不上理他们,谭睿康也平时忙得四脚朝天,但还是特地抽出来几天给自己放了个假,远康公司的老总和副总安排好工作以后就把公司扔在一边不管,留几个财务人员和报表斗智斗勇,两个人跑得没影,去澳大利亚晒太阳。

     毕竟天大地大,老婆的生日最大,遥远的英语很好,所以谭睿康这次没有报团也没有带导游,打算两个人在墨尔本图拉曼里机场落地以后租台车,先去大洋路看海,再顺着海岸线一路朝北开,穿过举世闻名的黄金海岸,再路过猎人谷酒庄与拜伦湾的满天星斗,去大堡礁潜水看珊瑚和海龟拍照。

    今年的生日应该会在悉尼过,遥远也很期待谭睿康今年会送什么礼物给自己,十九年了,从来到自己家的那一年起,这个黑不溜秋的大马骝都会送自己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年年不重样,年年都充满了心意,甚至在他最土最邋遢的时候,都能把遥远感动得不得了。

    阳光、海岸、沙滩!不过在这之前,要先去一趟惠州,谭睿康和遥远在那里认捐了十个小学生,其中有一个今天过生日,出发去广州白云机场之前,两个人打算先去看看他们。

    等到谭睿康把两个旅行箱塞进去,车尾箱已经快爆了,遥远看到他手里还提着一大袋,眉头深锁,问道:“怎么那么多东西,你背着我在澳大利亚办移民了?”

    谭睿康把袋子打开,从里面掏出来一个汉堡,遥远一边把汉堡往嘴里塞一边凑过去,看到袋子里装着一套布朗熊的布偶装:一件连体衣和一个头套,遥远把那件相当薄的连体衣拿出来看了看,又开始打量头套,和谭睿康的头比对了一下,感觉也没有大多少,到时候谭睿康如果穿起来,会是一只非常瘦高非常像人的布朗熊。

    遥远:“你这哪里搞来的熊,营养不良的吧?”

    谭睿康叹了口气:“哎,别说了,今天坭坭过生日,一个星期前问了有什么愿望,前天才回答说想要布朗熊陪她过生日,这段时间双十一到处都在搞促销,有几家店的老板为了抢皮卡丘都打起来了,快递又在江西塞着过不来,跑去道具店就只剩下这种。”

    遥远又扫了那套衣服两眼,觉得坭坭这次生日以后可能会再也不想看到布朗熊了。

    遥远:“你不觉得这对于小女生来说太残忍了么?”

    谭睿康想了想,问他:“那要不然等会我们看着坭坭的反应再想想怎么办?”

    遥远在车里翻了翻,找出来几个没用过的气球:“搞几个气球把你整个挡起来。”

    谭睿康开车上路,没过多久就到了一个比较偏远的学校,谭睿康下车,找了个卫生间去换衣服,遥远在车旁边拿着打气筒给气球泵气,第六个刚刚泵完,就看见一个身影抱着头套从厕所里出来了,果然是意料中的样子,连体衣实在太薄了,就算穿了打底背心,衣服下身体的线条轮廓看得一清二楚,遥远看着睿康熊,咽了咽口水。

    谭睿康:“怎么样?”

    遥远:“你过来。”

    谭睿康乖乖地过来了,遥远趁机在他身上摸了一把,又对着他的嘴唇亲了一亲。

    谭睿康回吻他,然后问:“小远,到底行不行?”

    遥远:“坭坭不一定喜欢,我还挺喜欢的。”

    谭睿康笑了笑,把遥远拉进怀里揉了几下,到车后座去拿蛋糕,把蛋糕盒上的包装带给拆下来,两个人一起笨手笨脚地用绳子把气球一个一个地串起来。然后谭睿康再展开双臂,任由遥远拿着系了气球的绳子在身上乱绑,把自己捆成一团。

    “怎么样?”看遥远停下动作,谭睿康又问。

    遥远退后两步上下打量:“不像营养不良了,像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以后感觉已经尽力了,遥远捧着蛋糕,谭睿康一手抱着小朋友们的衣服,一手抱着头套,两个人直奔三年级老师办公室。

    班主任一看遥远和谭睿康,立马催促:“快去课室,小朋友们都在等你们呢!”

    谭睿康连忙手忙脚乱地戴头套,遥远却让他慢点:“你这个熊先别急,等会再出来,我先去看看。”说着自己先向教室跑去。

    还没到课室,遥远已经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声音。

    “谭叔叔和遥远叔叔怎么还没来啊。”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会不会谭叔叔和遥远叔叔看布朗熊太可爱了,就把它拐跑了呀?”这次是一个女孩。

    遥远:“………………”

     他俯身沿着墙边走过去,猛地推开教室门:“谁喊我叔叔!”

    “啊!!!”几个本来围坐在一起的小孩子惊叫起来,纷纷扔掉了手里的东西到处乱跑,草稿纸作业本满天飞,课桌椅子倒了一地。

    “是、谁!”遥远的眉眼里带着杀气:“有种说怎么没种认啊!在我背后说坏话的都没糖吃!”

    有糖!!!小朋友们顿时都不跑了,围上来问遥远要糖吃。

    遥远:“到底谁说的!”

    一个小孩说:“坭坭!”

    “呸!”坭坭尖叫,“你说大家一起说的不行吗,他总不能一个人把那么多糖全吃光吧!”

    于是所有小朋友都达成一致,一起说:“对对!叔叔叔叔!”

    遥远立马把糖塞回口袋里,转身向垃圾桶走去,意思很明确:扔掉都不给你们!

    后面立刻有小朋友叛变了:“哥哥哥哥!遥远哥哥!”

    “遥远哥哥!”呼声排山倒海。

    遥远终于转过身,把所有的糖拿出来分了。

    小孩子们拿完糖跑开后,遥远下意识一回头,看到睿康熊和班主任站在门口,明显都看到了刚才的场面,乐不可支,谭睿康捧着蛋糕,整只熊笑得发抖。见遥远看过来,班主任指了指蛋糕上点着了的蜡烛,比了个手势,示意遥远把教室里的窗帘都拉起来。

    遥远拉好了窗帘,教室里顿时一片黑暗,将小朋友们的注意力从糖上被吸引过来,看着门口跃跃欲试的熊影,遥远灵机一动,拿起自己的手机,准备给睿康熊配个出场灯光。

    “同学们!”班主任先走了出来,“今天是坭坭的生日,你们看看谁来了!”

    这时,睿康熊捧着蛋糕从门后面蹦出来,遥远手指轻动,一束惨白的灯光照在熊脸上,熊掌上还托着几团幽幽的火光。

    小朋友们同时惊叫:“鬼啊!!!”

    效果好像和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遥远关了手电筒,走过去开了灯。

    “布朗熊!!!!”坭坭放声尖叫。

反应真快……嗯?!不对!你居然能认出来!遥远十分佩服。

    坭坭冲上去,把睿康熊撞得后退半步,给了睿康熊一个大大的拥抱,不停地在熊的身上蹭蹭,又去揪它的尾巴:“布朗熊!你是专门来给我过生日的吗!!”

    谭睿康大概有点茫然这个时候应不应该出声说话,愣了一会,点了点头。

    “太好了!”坭坭欢呼。

    遥远注意到她手里拿着个袋子:“哎!放好手里的东西,别甩到人了!”

     “我们先吹蜡烛吧,蜡烛快烧完了。”坭坭没理他,班主任看着蜡油都开滴到蛋糕上了赶忙说,遥远立刻关了灯,开口歌唱,稚嫩的歌声跟着响了起来,在这间小小的教室里回荡,坭坭的脸被烛光映得通红。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坭坭闭上眼睛许愿,然后深吸一口气,所有种子一样的火光都被埋进了黑暗里,等待着在未来抽条发芽。

    教室灯光大亮。

    “又大一岁啦——!”所有人一起鼓掌。

    在这掌声的浪花里,班主任低头和坭坭说:“刚刚布朗熊过来的时候先和老师说啦,可以帮坭坭实现除了刚刚的愿望以外的三个愿望!”

    遥远:“!”

    坭坭:“真的?!”

    “对!”班主任把坭坭推到布朗熊面前,接过蛋糕:“快点许愿吧!”

    遥远抱着双手站在门边上看,谭睿康之前没有和他商量过这个,大概是怕坭坭不能接受这个样子的布朗熊,和班主任临时想出来的变通方法,但没想到坭坭一点都没有抵触,很开心地就接受了,原本力挽狂澜的小惊喜变成了锦上添花。

    坭坭歪头想了想:“布朗熊来一次不容易,我能和它拍张相吗?”

    “当然可以!”遥远掏出手机,自动走上前当起了坭坭和睿康熊的照相师,拍好以后遥远把照片给坭坭看,坭坭笑得和照片里一样开心。

    第二个愿望!

    “布朗熊能和坭坭回家吗?”坭坭抱着睿康熊不撒手,几乎不假思索就问。

    所有人:“…………”

    “不行是吗,”坭坭有点难过,“那布朗熊能把小马宝莉也叫过来玩吗,我也很喜欢小马宝莉。”

    遥远心想现在怎么可能给你大变活马直接给你弄出个小马宝莉来,更何况这也太难办了吧,反正如果让他四脚跪地扮马,他的内心是拒绝的,他蹲下身,有点不耐烦地对坭坭说:“听我说,小马宝莉出差去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空,不能过来陪你。”

    坭坭的眼神很迷茫,明显不明白遥远说的是什么。

    “买蛋糕,需要钱,”遥远指蛋糕,“小马宝莉出差挣钱去了。”

    坭坭瞬间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班主任上前一步搂住了坭坭,朝遥远小声解释道坭坭的爸爸去广州打工了,因为工作忙很少回来,所以坭坭对出差挣钱很敏感。

    遥远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示意班主任退后,用手扶住坭坭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继续说:“你是在哪看到小马宝莉的?”

    “电、电视上。”坭坭小声抽噎。

    遥远:“那你可以继续在电视上和小马宝莉见面,也可以用手机找爸爸、找睿康叔叔和遥远哥哥,不会弄的话班主任老师会教你,只要你找,我们就都在,好吗?”

    坭坭点了点头,扑进了睿康熊的怀里,深棕色的布朗熊接住坭坭,头却转向遥远这一边,遥远知道谭睿康在想什么,摆了摆手。

    “第二个愿望呢?”班主任问。

    坭坭扯扯布朗熊,让它俯下身子听自己说话,耳语几句后布朗熊点头,把坭坭抱起来,举到天上,在原地转了好几十圈,落地后,坭坭重新破涕为笑。

坭坭:“第三个愿望我自己说!”

    她跑到遥远的身边,拽了拽遥远的衣角:“对不起,坭坭惹遥远哥哥不高兴了。”

    遥远:“???”

    “从刚刚开始哥哥就不笑了,”坭坭说,“十一月份生日的不止坭坭,还有遥远哥哥,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所以一起写了这个给你!”她把抓在手里的小袋子往遥远怀里一塞:“遥远哥哥生日快乐!我希望布朗熊给你和坭坭一样的快乐!”

     顿时四周一片漆黑,生日歌又响了起来,黑暗里,遥远感觉到了睿康熊的靠近,感觉到瘦削的熊装下藏不住的大猴子气息,感觉到谭睿康双手环绕过自己的腰,把自己高高地举了起来,然后,原地开始旋转,他听到风里混杂着稚嫩的歌声,谭睿康砰砰跳动的胸膛,与自己剧烈鼓动的心跳连成一片,眼眶发热,觉得真的幸福死了。

    落地后,谭睿康隔着头套蹭了蹭他的耳垂,贴在他耳边说:“小远,生日快乐。”

    遥远伏在他身上,背对着其他人,站了很久。

    小朋友们看他没动静,开始在班主任的带领下,一哄而上瓜分那个三层高的生日蛋糕,坭坭切了蛋糕以后拿了一块过来给布朗熊,没想到被遥远一把逮住,连人带蛋糕一起收缴上交了。

    “哥哥和叔叔要去澳大利亚,你们想要什么?”遥远吃着蛋糕,看着坭坭迷茫的表情,感觉还是随便带吧,小孩子不懂这些,想了想又教训道:“以后别这样玩,我恐高!”


    一群人闹到下午五点多,这个乱糟糟的生日聚会终于结束了,谭睿康和遥远到厕所换掉了被蛋糕抹成涂鸦墙的衣服,回到车上,谭睿康侧头,遥远凑过去,两个人的嘴唇碰在一起。

    谭睿康笑,点火拉下手刹,出发去白云机场。

遥远把电台按开,窝在副驾驶座里,打开那个小袋子,坭坭塞过来的时候他就摸到了,其实里面装着很多张折好的小纸条。

    他展开第一张:“辣鸡遥远叔叔还不来,我们都写第四轮了,四十岁都别想再收到礼物!”

    遥远:“……”

    他顿时炸了:“等会!停车!开回去!我要教这群臭小孩说人话!”

    谭睿康连忙道:“小远,别激动!已经上高速回不去了!”

     遥远见确实过收费口了,一时半会下不去,只得把纸条揉成团一扔,继续看下一张。

     没看多久他的头低下去了,袋子放在腿上,深呼吸,很久很久都没说话。

    谭睿康:“怎么样,不生气了吧,后座那边还放着几袋,你等会也一起看了吧。”

    遥远:“什么东西?”

    他伸长手去后座翻了翻,顾小婷和游泽洋送了个大猴子娃娃,齐辉宇买了台PS4主机又搭了个PSVR说是送的赠品,林曦寄来了自己手织的毛衣,不好看但是摸起来相当暖和,天冷了可以当打底衫,除此以外还有很多零零碎碎的,有一些遥远翻了翻,一时之间没认出来是谁送的。

    遥远想了想,反应过来:“是那个小写手吗?”

    谭睿康:“对,每年都有寄过来,有时候还会附一些很奇怪的东西,什么母鸡爱你么么哒之类的,今年好像是写作十周年,粉丝都打了鸡血一样特别亢奋所以礼物超级多,粉丝告白都写了厚厚一本,他把给你的祝福和礼物都寄过来了。”

     遥远往后面一看,下午的生日会过后,后座已经少了很多东西,但还是堆得高高的,,一眼看过去像座小山一样。

    “他们好像叫他阿鸡,”遥远突然大声喊,“阿鸡十周年快乐!”

    谭睿康也跟着喊:“阿鸡十周年快乐!”

    “带点东西寄过去吧,那么以来都谢谢他了,顺便也一起庆祝下。”遥远回过身来说。

    谭睿康嗯了一声,继续开车。

    遥远闭眼又睁眼,靠在靠背上,看深绿色的树木从身边飞驰而过,浅灰的水泥路向前无限延伸,暮色四合,远山只剩下背影,南飞的群雁人字形掠过长空,沾了红的阳光照下来,落进他眼里,温暖,却有点晃眼,

    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想过从前了,他和谭睿康在一起已经快十年、不其实在更早的以前他们已经在一起了,现在回头看过去,无论是年少的中学时期,还是那段懵懂的大学、出社会拼搏创业的时光都似乎隔了一层薄雾,迷蒙不清,他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没有谭睿康,现在的自己会在哪里。

    所有声音远去又靠近,他忽然听到电台里有声音在唱:


    设法参透怎去

    活到死也要恋爱

    其实伤心都不过为爱

    (谁又懂得爱)

    同样知活得开心靠爱

    (愉快的意外)


    他甚至连谭睿康曾经的婚礼都记不太清了,就像在广东有了微微寒意的冬天里,被告知正在驶向、也即将看到澳大利亚灿烂灼热的阳光一样,知道有这样的存在,却感觉虚无缥缈又不切实际。


    ……

    付出过伟大到放开

    没有得到好报不悔改

    明白我生死都也为爱

    (存亡亦靠爱)

    孱弱得为了一粒沙感慨


    “马骝。”遥远突然说。

    “?”谭睿康确认前面没有车,侧过头看他。

    遥远松开安全带,直起身在他脸上用咬的力度,狠狠地亲了亲,马上又坐下,若无其事地拉上安全带。

    谭睿康用手摸了摸脸,帅脸上飞起红晕,笑道:“小远,你突然干什么?”

    “心情好。”遥远很满意,翘起一条腿,打算继续看纸条,却发现谭睿康的眉毛皱了起来:“怎么?”

    谭睿康探头看了看前面的路牌,在下一个岔路口打方向盘:“没什么,刚刚不小心开过了。”

    “什么!”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安静:

还请大家在支持创作者时要多加谨慎🙏


九河:



支持原创作品打赏,同人作者还请三思。终于有人来说清楚道理,我先转几天orz




解缘: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圈子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一块的问题)。因为我深刻的知道,网易就是有能力把一个很好的产品搞臭,搞倒,并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无数遍,深表钦佩。最近的例子就是网易云音乐,用过的人大概知道网易和周杰伦之间的纠纷——允许无版权的音乐收费盈利,被告了之后,将用户已经付费下载了的歌曲下架,又打包出了新的合集要求再次付费。
在网易的经营下,一个用来听音乐的地方,不仅变成了没有音乐的段子区,最后还不忘薅一把用户的羊毛。对不起,您逼我去的虾米和酷狗。(我没收这两家钱;事实上,我还给这两家送了很多钱。)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正是因为音乐被搞臭了,薅羊毛的重担才落到了lofter肩上。这锅网易云先接好了,不送。


我不是说薅羊毛不好,这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对吗?我也不从道德方面批判则个,毕竟我深知我自己就是那个该被批斗的。
资本的力量是中性的,结果如何取决于控制的人。但很遗憾,这个控制者是网易。假使失败是成功的母亲,网易早就百家姓了。
只是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网易是一个公司,lofter要盈利才能维持,这是正当并且毋庸置疑的。那么这也意味着一个必然的结果:当公司利益与用户利益(特指同人创作者)发生冲突时,我们是注定要被牺牲的那一批。

同人创作在版权问题上一直是一个灰色领域,不必多说。悬停在头同人作者头上的是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作者对于版权问题是否追究,以及上升到著作权(民法)层面的条例是否修改,可能还涉及到一点国际公约的问题。我尊重并且支持原创者对自己创作成果的所有权利,也正因此,同人创作者应当对自己的立场有清醒的认知:我们在正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所有的盈利行为,都有可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正因如此,网易在声明中所表现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声明:

“lofter的打赏功能属于一种个人的赠与行为,是打赏者对被打赏者的鼓励支持,lofter的设计之初并没有让它承担道德、法律、及其它的制约责任。”

好一个设计时没有让它承担法律责任。有没有法律责任是您靠嘴炮出来的?您说没有就没有了?稍有常识就知道,国内目前可以说在一方面的规定有一定的空白,但并不代表这么做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不相信lofter方面不明白这一点,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是替同人创作者争取权益;恰恰相反,这是极其恶心的、lofter单方面对于自己方的免责声明——
“我们设计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个绝对中立的平台,关于那些打赏啊什么的全都是那些用户的个人行为。什么?你说他们违法了?好的,好的,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平台,马上把那些tag清一清。哦对了,这个是他们的账户信息,我们绝对配合调查。”

我可去你妈的吧。

我相信国内外很多原创作者是宽容的、开放的,愿意给予同人创作者一定的生存空间。日本有东方,中国有凹凸,都是公开地开放了二次演绎的权利,兼容并蓄、相促相长,达成了双赢的局面。对于不愿被二次演绎的作者,我也真的非常、非常认同和理解。
但是lofter的这个打赏设定,无疑是故意把同人创作者往深渊推进了一步,明摆着表示:我们凭本事创作的同人,凭什么不能收钱?
可别说这不是侵权了,有没有侵权心里没点逼数吗?洗钱还得进一波赌场洗白白呢,打赏这种明面上、资金流动清清楚楚留着记录的事,回头找人起诉方便得不得了的事,你换个名字就算不得侵权盈利了?真以为国家和法律是傻的么?

这件事会慢慢发酵下去,酝酿着,只等一个爆点。或许是某个作者找上门来,或者是新的法律一刀切。我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lof甚至在等待这一天,然后反手把同人区清理一波,完成一个“华丽的转身”。图片、文章这些都有存稿,都不怕的;可是辛苦经营出来的爱好者交流圈呢?最重要的社区呢?
也许诸位所在的圈暂时安然无恙,最好的可能是永远能维持这样平稳的现状,我衷心祝愿如此。但是请不要忘记,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我们头上,只等着坠落的那一刻。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Lofter是所有人的理想国,唯独不是我们的。








我不知道AO3,也不知道Fanfiction,随缘居、不老歌、汤不热、堆糖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另:
我一直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同人创作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这一点令我非常、非常害怕,尤其在lof推出了打赏功能的现今。对于有工作的人而言,这千八百的真是小钱,哪怕上万也真不是大事。但是我很担心,这会让正在读书阶段的学生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同人创作是可以挣钱的,是可以作为终身工作的。
我就不说起点的情况了,人家虽然文笔故事都不怎么样,好歹还是原创;依托于原创的同人呢?

亲爱的,请千万、千万不要以为同人可以作为谋生手段,当作放松的爱好就可以了。








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








杂笔


   《第六只手指》与《孽子》


 

 

    明明是来看湛湛青空,悠悠白云的,看完以后却满脑子都是:

    你呢

    你有那菩萨心肠

    最善良最善良

 

 

     我不想说什么一无是处,那毕竟是不知道哪门子的世人制定的人生标准,但是却发现在文人的眼里,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地值得怜爱,善良、过去都足以永怀。

 

 

    第六只手指,白先勇可能是用这个标题来标明自己的怪异,他可能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因为自己的性向,我看过他的白先勇讲红楼梦,弹幕里有人说他的声音阴柔,这句话里面可能暗含了什么,但是我认真调大了音量听了听,感觉其实是没有的,反倒是从他讲课的语无伦次和弓背里看出了一点怯懦,他小的时候生了肺炎,单独被关在一栋房子里与世隔绝地长大,怕生和胆小是正常的,又因为他的性向,所以他可能怕大场面,畏惧公众,害怕公开,所以他的说红楼,相比起条理清晰,说来徐徐缓缓的蒋勋,听的人真的少了不止一点半点。

    但是那确实就是他的所思所想、他的生活、他的过去,他就只能这样写,也只会这样写,他接受了自己,把自己的随笔集叫做第六只手指,虽然长得怪异,但是只要折断,还是会痛,只要砍掉,还是会像其他五指一样血流不止,没了那一指,对于别人来说,是正常,是完满,对于他来说是人生的残缺。

    其实我搜到他的说红楼,看到他对着一整个课室满当当的人,在他们面前断断续续、嗫嚅不清地讲课时,一半感觉是心疼,一半感觉是佩服,我有点心疼他明明是个静心写作的命,却又必须来面对公众,还要看着第一集时站满了课室的学生渐渐变得稀少,因为自己的嘴拙,口笨,但想到自己,如果我是他,也许无论多少人邀请、不管有多心动也不敢站上那方寸讲台。

    不过这也许也和他在美国上过学有关,美国和台湾比起内陆来可能开放得多,从别人的眼神里,他找到了在别人面前做自己的勇气。

    而且在第六只手指过后,我再看视频里的白先勇,看他的手无足措,看他的拘谨,都会在想如果王国祥还在呢,如果他看到了,会不会笑笑,给他几声鼓励和安慰。

 

 

 

    也是在翻转回头再看第六只手指时我才发现原来他早就给孽子里的阿青写过信,初次看时我还以为阿青是比他小几岁,却和他有着同样境遇的小辈,没想到直接就是他笔下创造出来的人物,还是有点惊讶的,因为看过第六只手指以后就会很容易发现阿青其实很多设定脱胎于白先勇自己,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同样都曾经当过军官的父亲,只不过白的父亲远比阿青煊赫,是桂系将领,他和阿青的成长轨迹其实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泥里。

    但是发现自己异于常人的少年心事又能有多少不同,青和白同是色彩,白给阿青写信,其实就是和自己对话。

    我又翻了翻我第一次看时划的句子:

 

    我要你知道,你这一生的路都不会好走,因为这个社会不是为你少数人设计的,社会上的礼法、习俗、道德,都是为了大多数而立,因此,你日后收到的歧视、讪笑,甚至侮辱,都可预料得到,因为社会上一般人,对少数异己难免有排斥畏惧的倾向。但是你接受了你不平常的命运、接受了你自己后,至少你维持了为人的基本尊严,因为你可以诚实、努力地去做人。

 

    我听到不少同性恋青少年抱怨人心善变,持久的爱情无法觅得。本来,青少年的感情就如同晴雨表时阴乍晴,何况是“不敢说出口的爱”,在社会礼法重重的压制下,当然就更难开花结果了。异性情侣,有社会的支持、家庭的鼓励、法律的保险,他们结成夫妻后,生儿育女、建立家园,白头偕老的机会当然大得多——即使如此,天下怨偶还比比皆是,加州的离婚率竞达百分之五十。而同性伴侣一无所恃,互相唯一可以依赖的,只有彼此的一颗心,而人心惟危,瞬息万变,一辈子长相厮守,需要经过多大的考验及修为,才能参成正果。阿青,也许天长地久可以做如此解,你的一生中只要有那么一刻,你全心投入去爱过一个人,那一刻也就是永恒。你一生中有那么一段路,有一个人与你相互扶持,共御风雨,那么那一段也就胜过终生了。

 

    阿青,我希望你不会变得如此,即使你的感情受到挫折,你不要忘了,只要你动过心,爱过别人,你的人生就更深厚了一层,丰富了一层。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失恋,而是没能真正爱过一个人。

 

    本来同性恋子女和父母之间爱恨交集的感情就比较强烈,一旦冲突表面化,尤其是父子间的裂痕就会突然加深,父亲鄙视儿子,儿子怨恨父亲。这场家庭冷战,往往持久不能化解。其实同性恋者,尤其是同性恋者的青少年,他们也是非常需要家庭温暖的,有的青少年爱慕中年男人,因为他在寻找父爱,有的与同年龄者结伴,因为他在寻找兄弟之间的有爱,当然也有的中年男人爱上年轻孩子,那是因为他的父性使然,就像柴可夫斯基爱上鲍勃一般。家是人类最基本的社会组织,而亲子是人类最基本的关系。同性恋者最基本的组织,当然也是家庭,但是他们父子兄弟的关系不是靠着血缘,而靠的是感情。

 

    其实这些话与其是说给阿青听,说给白自己听,说给同性恋者听,不如说是说给所有正处于青春,特立独行,而又不知方向横冲直撞的少年们,其中的每一句都可以凿到心底,人的感情就像沟渠,入口和通道有千般万般变化,到了最深最里的底下,却是相互共通的。

 

    我又想起孽子里面,那和龙子纠葛的阿凤,想念着弟娃又为了寻找小弟在风雨里奔跑的阿青,想起寻找父亲,堪堪挣出泥泞又被一脚踹回的小玉,想起吴敏,想起老鼠,想起那开满了九十九朵红莲的公园,和极乐的安乐乡。曾经有人谴责白没有为台湾同性恋运动尽力,我还没深入探寻过,但是作为一个作家而言,最剖心剖腹,最沥心沥血的往往是自己的秃笔,这样一份作品流传于世,有没有尽力不敢说,最浅最浅,是出了心力的。白在自己的心上剖了一个窗口,旁人经过,窥到了那世界的一角,迷途的孩子们经过,却能在那百态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慰藉、出路和方向。

 

    桃太郎和十三号,南康、南康,湘江和淡水,半个中国,一道海峡,纵是万里河山,也没能将这苦恨的情结解开。

 

     都说人心易变,第六只手指中,白得知了王的白血病无药可医,把轿车停在柏油马路边,枕着方向盘抱头痛哭时,是在哭友人的病痛、无可奈何的屈辱,还是空空荡荡,往后不会再有一个人再如他一样爱己,空空荡荡却又驱着步子缓缓而至的将来。

 

     希望台湾11月24日婚姻平权公投顺利,一切安好。


个人的喜乐忧愁必定相通,否则所有的文艺都将失去意义

请求

绞丝小撇:

唉……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油管上srr的back number香港字幕是谁译的超接地气笑死